艺文志频道
您当前的位置:中国环境网>艺文志>人文>阅读

《我在柳江等你》:雅女何泽琼叙事作品的文本生态

2021年12月01日作者:沈荣均来源:中国环境报

  洪雅作家何泽琼的新作《我在柳江等你》,本色干净,姿态如草木,平易近人接地气,丝毫不见流行文本的技术炫耀和市侩狂狷气。

  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我说,一方水土养一方文品。洪雅山好水好。只要爬过那里的坡,走过那里的桥,抚过那里的草木,听过那里的村言村语,都能深刻体会到一点。瓦屋山燕儿沟的冷竹,顶着白花花的雪,结一种果实能做闻所未闻的米粑。玉屏山的虫屎茶,用稀眼背篼装,会在杯子底下开出一朵一朵的红花。黑山的肥腊肉,蘸海椒水吃,肥而不腻,像吃冬萝卜。熊猫坪的熊猫,无所事事游走于村庄,频频在媒体上出镜,乐意当网红……这些童话里都极难看到的物事,在作者笔下有了活色和生香,俯拾皆是。

  我对何泽琼能安居在吾乡的神仙环境,虔诚淡然地写作羡慕至极,对其一如既往坚持的叙述洁癖敬佩不已。这也是此书令我感念的写作动机价值。

  何泽琼以文本的传统审美,满足了我们的怀旧情绪和心理治愈。一是盆周山区方言、山歌、俗语的大量使用,使得文本具有地域文化的考古特质。二是对话依据对象的性格、脾气和角色量身定制,简洁诙谐,三言两语,大大方方,有点类似广场剧一般的效果。三是叙述手法继承了老一辈作家的优良传统,譬如侧面描写与白描细节巧妙叠用,以及文本的散文化,借鉴了孙犁和汪曾祺,事件筛选、故事架构和情节推动,又有比较浓重的“山药蛋派”或者周克芹的印记等。

  显然何泽琼不仅是个环保主义的倡导者,更是个自然主义的叙述者,虚构与非虚构的弥合,使得她的作品能够轻松自如,来回穿梭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山区和当下乡村两种语境。作者强烈的情感冲动,被一贯的第三人称秘藏,不动声色融入那山那水那风物。即便在作者自己看来似是而非的第一人称——《我在柳江等你》的“我”,也并非只是一个自然主义的“零度记录者”。在与林业工人的短暂交集里,“我”被他们的勤劳、淳朴和乐观同化,成为作者自己的审美对象。面对影子的“我”,可能有些叙述知觉的纠结,但终又不是游离的隔膜。

  当下,现实主义题材写作遇到了瓶颈。先锋解决不了文本的问题。传统依然是当下现实主义题材作家,尤其是乡村题材作家的老家底。一个作家,若忘掉了写作的初衷,不再诚实、善良和温暖,剑走偏锋博出位,叙事上能不能保持清醒不好说,但文格分裂是肯定的。

  这正是我最后要说的,何泽琼作品的统一性价值:动机和主旨的达意和黏度,对象的环境和对象本身的融度,人物呈现和叙述手段的毫无违和感,这些又通过文本的各种直观最终完成统一——文本的生态与生态的文本。这或是本书为我们提供的生态文学写作实践的一种可能。


本作品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。联系电话:010-67175015
编辑:姚超